芝麻酱拌面

(all你)替身

   超级ooc!!加玛丽苏,女主日天日地,最强最美不解释。这本质其实就是肉文的剧情,所以怎么无脑怎么来╮( ̄▽ ̄"")╭





      你从彭格列总部出来后就直接消失不见了,彭格列的护卫看见这一幕后立刻报告给了泽田纲吉和诸位守护者们。泽田纲吉收到信息后立刻安排了人手去你消失的地方查看,结果一无所获。因为你是前任首领夫人的关系,所以有时间赶来的守护者都一起赶了回来。



      泽田纲吉看到赶到的守护者还有自己现在的门外顾问里包恩,终于松了口气。他将事情简单说一遍后就等待大家开口,云雀恭弥听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些人讨论,听到他们把你消失的原因指向阴谋后,才出声:“那个女人只不过自己想走了罢了。”

 


       狱寺隼人听到云雀恭弥的话后立刻炸了:“你什么意思,知道的话为什么不提前说出来!不知道十代目很急吗?”泽田纲吉也把目光投向云雀恭弥,云雀恭弥嗤笑一声:“她现在去哪里,也不关你的事了吧,草食动物。”



       泽田纲吉一听这句话,身子僵了僵,有点不自然地说:“我只是担心她受伤罢了,云雀,如果你知道她的下落,拜托告诉我吧。”说得最后,泽田纲吉不自觉的强硬起来。云雀恭弥听完他说的话,怒极反笑问他:“你是在命令我吗?草食动物。”泽田纲吉在你的问题上寸步不让:“是的,我以十代目的身份命令你,告诉我,她在哪?”



        就在全员僵持着,眼看着大战就要一触即发时,一道橙色的火焰从泽田纲吉戴着的戒指上涌出,然后汇成一个人。他与泽田纲吉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那金色的头发和橙红的双眸。



         “初代!”在看见那个人时,泽田纲吉忍不住惊讶道。Giotto看到泽田纲吉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一个锤子突然出现在泽田纲吉脑袋上空,就在马上就要落下时,泽田纲吉凭借超值感躲了过去,”里包恩,我又做错了什么?”泽田纲吉有些无奈,里包恩间锤子没有打到泽田纲吉,冷哼了一声才让列恩重新变回蜥蜴,放到了自己头上戴着的帽子上,慢悠悠地说:“蠢纲,看来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没有长进呢,看到初代出现居然被吓了一跳。那么,不知初代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里包恩转向Giotto。



           Giotto拍拍泽田纲吉的肩膀作安慰,然后回答:“是因为我的妻子,她现在大概很生气,所以才突然消失不见了吧。”刚说完这句话,云雀恭弥的戒指也开始冒出火焰:“初代,XX是什么时候和你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阿诺德出现在了云雀恭弥身边,紧接着又有五道身影出现,初代们已经全都从戒指中出来了。



           看着全部出现的初代众人,泽田纲吉他们有点脑袋发蒙,“不知道初代你的妻子是谁,她不是应该早就死了吗?”



           当泽田纲吉问出这句话是,几道冰冷的视线想他看来。朝利雨月抚了抚身上的衣摆,笑着问Giotto:“Giotto,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不给我们大家发请帖呢?我和XX好一起来啊。”



           D·斯佩多直接开口怼向Giotto:“Nefufufu我家亲爱的,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结婚啊?我怎么都没有听她说过这句话呢?该不会是你在做梦的时候听到的吧”Giotto笑眯眯的回到:“戴蒙你当然不会知道啊,那时你们不是已经分手很久了吗,XX怎么可能还找你说她的打算呢?要知道绅士可不能胡搅蛮缠一位女士啊。”



            听到Giotto说他和你早就分手,D·斯佩所脸一下就变黑了,冷声说:“Giotto,你不是也被被分手了吗?如果不是你用世界的基石做成的彭格列指环作弊,亲爱的又怎么会突然回心转意重新来找你!”



            阿诺德听到这,终于开口:“XX已经解开了,Giotto。”朝利雨月听到已经解开Giotto对你的契约,转了转手中的折扇,用折扇敲了一下掌心,说:“那现在就各凭本事了,各位。”



           泽田纲吉和其他人满头雾水地看着眼前的修罗场,心中无比敬佩那个甩了初代他们的女人。蓝波扭头问身边的初代雷守蓝宝:“哇,哪个女人这么厉害啊?”蓝宝懒洋洋地回答蓝波:“喏,这就是我们和XX一起照的照片,当初在彭格列的时候,Giotto他们可是常常为了XX争风吃醋,导致我和G还有纳克尔现在都还不敢插进去和他们说话。”



           边说他边把怀表打开,然后拿给蓝波看:“小心,这可是我们所有人一人一个特别定制的怀表,Giotto说那上面凝刻着我们的光阴,虽然我觉得他只是想找个借口和XX一起照相罢了,结果我们全跟去了,迫于无奈Giotto才和一起照的。”



           蓝波看着怀表里的照片半晌,终于发出尖叫:“这不是阿纲的老婆吗?!”

海绵宝宝

看完海绵宝宝再次肯定了,派大星就是那种嘴上说着我和你是最好的朋友,背地里却又捅你刀子的那种塑料朋友,用装疯卖傻来占便宜的那种朋友。章鱼哥反而是嘴上不饶人,平常行为也不饶人,但海绵宝宝真的伤心时又会安慰他,为了他去怼人。啊啊啊吃海绵宝宝x章鱼哥。乐天痴汉攻x暴娇毒舌受,章鱼哥是唯一一个智商充钱的了😂

喜羊羊与灰太狼(all喜羊羊)

喜羊羊总受,人人都爱喜羊羊。苏破天际,动物拟人化。含性转、病娇、黑化,除喜羊羊外其他的都黑的滴水。





        喜羊羊回到家后,发现家里一片漆黑。突然,黑暗中穿来了一声细细的声音:“喜、喜羊羊。”



        喜羊羊听见这声音无奈地说道:“美羊羊,你到我家来干什么啊?”说着摸索着墙打开了家里的灯,灯一亮起来。喜羊羊就看见了穿着一身女装的美羊羊。




        雪白的长发上箍着粉红色的蝴蝶结,淡粉色的眸子里含着一汪清泉。美羊羊看见喜羊羊在看他,雌雄莫辨的脸上浮现出红晕。他扯了扯身上的裙子,高兴对喜羊羊说:“喜羊羊我来给你做饭了,而且我还给你带了我烤的青草蛋糕来。你现在要吃吗?”




        喜羊羊看着美羊羊皱了皱眉头不说话,美羊羊一看见他这样就慌了神,眼眶马上红了起来,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眼看就要落下去了。




       喜羊羊没有办法,只好同意美羊羊在他家里做饭。美羊羊见喜羊羊同意了,终于破涕为笑,高高兴兴的去厨房做饭了。




        等美羊羊把饭菜多出来了,喜羊羊见他一个人端地辛苦,想走过去帮他。美羊羊见了,娇嗔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你帮忙,我自己就行了。”




        喜羊羊看见美羊羊这副贤惠的模样,开口说:“美羊羊,你不用这样,我自己可以生活。”




       美羊羊听了这句话,不得不说:“我喜欢照顾你啊,你不需要做什么,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让我帮你做好你其他的一切,这样不好吗?”




       喜羊羊刚想开口说话,美羊羊就夹了一筷子菜到喜羊羊嘴里,问他:“味道怎么样?”




       喜羊羊咽下了那口菜,看着美羊羊,认真的说:“美羊羊菜很好吃,但这不是我喜欢的。”




        美羊羊一听,手上夹着的筷子一抖就不小心掉了下来。他低下头,颤抖的问:“那喜欢什么样的菜,我做给你吃!”




        喜羊羊见美羊羊这样,只好对他说:“美羊羊,我喜欢女孩子。”




        美羊羊听见喜羊羊说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直接走到喜羊羊身边,一把把他拦腰抱起,往楼上走去。喜羊羊见美羊羊神色阴郁,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抱着他往上面走。
再也受不了了,在美羊羊快要上楼时,挣扎着跳出了他的怀抱。站在他身边,语气冷淡的说:“你自己冷静一下,我出去走走。吃完饭就自己回去吧。”




        喜羊羊说完就想从美羊羊的身边走过去,美羊羊从后面抱住了他。低声的说:“对不起,喜羊羊,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喜羊羊挥开美羊羊抱着他的手,直接离开。然后直接错过了,美羊羊眼底的疯狂。




         喜羊羊出门后,直接向懒羊羊家走去。在路上,他正好遇见了暖羊羊。




         暖羊羊看见了他,连忙走过去问:“喜羊羊,这个时候你不在家吃饭吗?”喜羊羊看见他抱着一摞书,错开话题问他:“班长,你抱着书去哪啊?”暖羊羊见喜羊羊搭话
,紫色的眼睛亮了亮,赶紧回答道:“我在帮村长抱书过去他的实验室,他想趁今天把实验完成。”




          喜羊羊走过去帮暖羊羊分担了一部分书,说:“我帮班长拿一部分吧,要不然说不定村长等急了,你都没有到实验室。”




          暖羊羊见喜羊羊这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他说:“真是谢谢你了,喜羊羊。”




          喜羊羊走在前面,金红色的夕阳为他染上了头金发,反而让他更加的迷人了,他回头看了看暖羊羊,笑着说:“为了班长嘛。”




          暖羊羊在后面看着这个钟灵毓秀的少年,眼中的痴迷越来越浓,嘴里喃喃地说:“只是班长吗?”

(all你)替身

你看着窗外的泽田纲吉一脸幸福地将京子揽入怀中,被
誉为大空的微笑的笑容甚至灿烂的如同晴空一般。

你突然发现你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为了不脱后腿,在泽田纲吉和他的守护者都努力战斗时,自己独自处理事务后还要抓紧每分每秒来壮大自己,避免被作为人质来威胁彭格列。

虽然你也知道自己作为人质或许并不能有任何用处,先不说里包恩和各个长老并不会同意为了一个首领夫人就将彭格列送入白兰手里,就连泽田纲吉也不会。

毕竟你即不是什么黑手党的头目也不是有特殊能力的人,当初他愿意娶你也不过是因为能在和白兰的战争中好好保护京子,才在街上随便找了你来作为首领妻子从而希望引开白兰的注意。

但你仍在和他的接触中因为那包容一切的澄澈温暖的笑容,爱上了他。

愿意为了他而学习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事务,愿意为了他放弃自己的生活,当一只困于笼中的笼中鸟。哪怕只是替身也行,你多希望他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停在你身上。

听见泽田纲吉对大家宣布的其实你不过是为了保护京子的替身,其实京子才是他真正的妻子。

他身边的人纷纷说到其实早就知道首领喜欢的是京子小姐,他们俩可真是郎才女貌啊之类的话。

郎才女貌,你在口中细细咀嚼了一下这个词。终于死心了。

从你出现在各大黑手党间, 就被大家称为“光辉之貌”的你,竟然没有京子和泽田纲吉相配?!

如果不是你那完美无暇,甚至可以说是美的完全不像人类的脸,你又怎么可能会被选作替身。

毕竟只有这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才能让大家相信他放弃了对自己的初恋的爱。

你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向窗外。却因此错过了两道看向你的目光。


等你再次见到泽田纲吉时,他拿出了你们的离婚协议,上面清楚的写着你们结婚的原因以及他对你的补偿。

你扫了一眼协议,遍干净利落的签了字。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你,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充满歉意的看了看你。

你看见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起来,最后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他看在眼里,只是愈加难过的盯着你,在你走过他身边时,轻声说了声对不起。你径直离开,仿若没有听见一样。

你出门看见了云雀恭弥靠在墙上,在你出来时睁开眼睛看着你。

黝黑的眼珠里快速闪过一道蓝芒,你仔细望去里面却只有你的倒影。

你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带着调侃的对他说:“要不是知道我的那个朋友他到死都没有结婚,我可真怀疑你是他的儿子,你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一言不发,只是眸子闪了闪,更加深沉的盯着你。

你无奈的看着他,说:“我要走了。”他走到你身边,扬了扬下颚示意你跟他走。

他走在你的身前,头也不回的问你:“你的朋友?”语气平淡,面容冷漠。

你吃惊地看了他一下:“恭弥,没想到你会对这种事感兴趣。”

云雀恭弥见你避开了这个话题,也再不多问,只是在送你走出彭格列的基地时说了一句:“我会去找你。“

你看着他冷漠地转身离开,挑一挑眉,也走了。

现在你该想的是怎么花费彭格列给你的那笔惊人财富。

再怎么说,耽误了你这么长的时间,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谁都会发怒。

自己等了几百年的爱人,居然因为意外而认错了,甚至因为爱人和他的血缘关系而产生了移情,将情感转移到了他的后代子孙孙上,这得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啊!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死心而恢复了理智,因为灵魂的原因而对泽田纲吉产生的疯狂迷恋,甚至比当初你和你的爱人在一起时的你,还要疯狂。

虽然你有一副温柔体贴的外表,但其实你就是一副恋爱脑。

并且因为身份原因,以及父母遗传,偏执和无情早已融入骨髓。

尽管爱时千般容忍,自带滤镜,可一旦不爱了,你那人渣的本质就体现出来了。自私自利、薄情寡义,让你的前任一度怀疑你有双重人格障碍症。

而这次你会来找你曾经的爱人,其实并不是因为你们是真爱,是因为你不小心翻车了。

被前任们,下了套,许下了永远爱他的承诺。因此疯狂迷恋了灵魂上有你爱人,不,应该是前任气息的泽田纲吉。

从而阴差阳错解开了你的承诺。




现在到了算总账的时间了。

新出神将江流儿

今天基友跟我聊过天后,我一发入魂,成了欧洲人( ̄∇ ̄)